Notice: Undefined index: _blogid in /data/home/bxu2342120002/htdocs/thinkingin/inc_display/header.php on line 32 水土风 - Thinking In
点击此处关闭窗口

正在与服务器连接,请稍候……

Notice: Undefined index: s0 in /data/home/bxu2342120002/htdocs/thinkingin/inc_display/index.php on line 20 Notice: Undefined index: s1 in /data/home/bxu2342120002/htdocs/thinkingin/inc_display/index.php on line 21 Notice: Undefined index: s2 in /data/home/bxu2342120002/htdocs/thinkingin/inc_display/index.php on line 22
个人照片
Jacques:为什么我们的心,总在目光的尽头飞翔?

 
[24] Beijing Subway
Jacques 2012-06-24 22:24

8:15 AM in the morning, when you walk down the stairs to the platform of Subway Line 10, in front of each pair of closed automated glass doors, there are two or three people waiting while staring into the lighted posters along the wall or the dark tunnel from which the next train is about to emerge. Here comes the first choice of your day: which pair of doors? It’s not just about the doors through which you’ll get onto the train, it’s more about the people who are now waiting there, who you’ll soon be pushing against, who you’ll have body contact with for the next 20 minutes -- in such a humid summer morning. These 4 school kids? No, too loud. That fat guy oozing sweat? A definitely no. Keep walking. This middle-aged guy seems fine, oh, didn’t notice his large suitcase - doomed to be a huge trouble at this time of day... Okay, this lady looks decent, oh, God, what a body odor! So you have to wave to an imaginary acquaintance in a distance and curve around that lady, then finally settle behind a skinny white-collared guy who could just be one of your colleagues……

全文未完,完整浏览请点击此处。

阅读评论(3) | 添加评论 | 进入全文页面

 
[23] 我的瓶子
Jacques 2010-06-04 22:00

阅读评论(7) | 添加评论 | 进入全文页面

 
[22] [2010年1月]梦
Jacques 2010-02-25 22:56

很久以前和一个同学喝酒的时候他对我说:他很喜欢的女孩离开以后,他常常能在梦里见到她;每次梦到,早晨都不愿起床,希望能多睡会儿,把梦作的长一些。当时我很感慨,终于明白了那段时间他为什么旷了那么多的课。虽然觉得能理解他的感受,但毕竟是别人的感情,直到后来自己有了类似的经历,才发现从梦中醒来也可以是世上最痛苦的事。于是就不愿做梦了,结果梦也很听话的变得模糊起来。

这个春节回家,第一天就被冻发烧了,晚上裹在被子里做了个很栩栩如生很诡异的梦。当时走到一个大屏幕面前,嗖的就被吸进去了,发现自己站在一个3X3的矩阵里,低头看了一下脚下,无数的影像瞬间刷刷的涌出来,然后我就站在敦煌了。沿着石窟一个个看过去,大大小小的佛像,一卷卷的经书……一个角落里有一个发光的小东西,走近一看,四周的场景忽然就转换了,变成了二战的战场,溜达了一阵,又触发了一个机关,到了巴比伦。抬头望了一下四周,发现东南西北都还有好多没开启的剧情,顿时狂汗。(这个时候在被子里也狂汗,于是就摸索着把汗衫脱了)接下来在迷宫里一阵乱闯,忽然“悟到”Key是“I'm the king of the world"。只要念叨着这句话,眼前的场景就缩成了一个小方盒。目光往周围一扫,所有的幻像就都变成了小方盒,眼前顿时一片空旷寂寥。一阵风吹过来,不由哆嗦了一下。(又摸索着把汗衫穿上了)最后感叹了一下:现在的游戏做的也太high-tech了……

全文未完,完整浏览请点击此处。

阅读评论(7) | 添加评论 | 进入全文页面

 
[21] 一年的旅行 10:在Cuzco的山顶上
Jacques 2010-02-02 00:31

Cuzco,秘鲁,2009.03.30

3月29日早晨看过马丘比丘,中午从山脚下的温泉镇坐火车回到Cuzco,旅行团的行程就此结束。晚上依依不舍的旅伴们找了家本地餐馆,尝了羊驼肉排,喝了秘鲁特色鸡尾酒Pisco Sour。Pisco Sour色如暖玉,酒上覆着鸡蛋清打成的泡沫,泡沫上又松松的撒了些肉桂粉,入口清爽畅快,据说还能消除高原反应。我们聊的意犹未尽,便又去了间酒吧,闹到凌晨才回到旅店。次日大伙分道扬镳,我的航班在下午5点,睡个懒觉吃了午饭,还多出三个小时在城里闲逛。

虽然Cuzco早已不复印加时代的辉煌,却依然是一个拥有35万人口的热闹城市。Pizarro占领Cuzco后下令保持城市原有格局,因此印加古都的风貌在街头巷尾依然隐隐可见,不过当年那些镶金镀银的神庙就无一幸免。漫步在城中心的兵器广场,望着四周挂着白云的山丘,便动了爬山的念头。Cuzco海拔3300米,背靠安第斯山脉,本就是云的归处,无论阴晴,一抬头总能见云。初到Cuzco时下着雨,铁灰色的雨云把天空涂的一片阴霾,而今天晴空万里,反倒是云朵被天空染成淡蓝。登高一望,必是一生难忘的风景。

在兵器广场的一角随意选了条向上的小巷,踏着光滑的石板路一步步远离闹市。小巷夹在两侧民居的白墙之间,恰好被午后的阳光照亮一半。一个梳辫子的妇女坐在阳光下用驼毛线织着有羊驼图案的帽子……

全文未完,完整浏览请点击此处。

阅读评论(2) | 添加评论 | 进入全文页面

 
[20] 一年的旅行 9:印加古道
Jacques 2010-01-20 17:48

秘鲁,2009.03

3月27日下午3点22分,我在一顶小小的橙红色帐篷里醒来,安第斯的雨依然在头顶的帆布上敲着密集的鼓点,帐篷内壁已经挂上了细小的水珠。凝神倾听,雨声中还混着瀑布的轰鸣、溪水的低语、不知疲倦的蛙声,以及几乎微不可闻却又无处不在的虫鸣。间或两声清脆短促的鸟叫,仿佛银色小刀,划破雨雾和帐篷直钻进耳孔。身边另一个睡袋里的Neil戴着耳机睡得正香,周围的帐篷也还没什么声响。我坐起身,轻轻拉开帐篷入口的拉链,掀起帘子,沁人的清爽空气迎面扑来。探出头去,四围黛色的山峦若隐若现,云雾从山峰间的隘口缓缓倾泻而下、源源不绝,一只鸟忽然从黝黑的树顶飞离,火红的肚子一闪即逝,留下久久不去的影子。我轻轻叹了口气,如在梦境。

这是踏上印加古道的第二天,清晨5点从海拔3800米的营地出发,翻过整条古道的最高点——海拔4215米的“死女人胸口”,然后沿着蜿蜒的石阶陡降600米抵达营地,全程15公里。望见帐篷的时候,午后的大雨如期而至。总共13名旅伴围坐在大帐中,午餐是鸡肉、土豆、豆角,再加上一碗热气腾腾的蔬菜汤。之后大家带着一身疲惫各自钻进睡袋,此刻正陆续醒来。

全长44公里的印加古道,现在已有一半在我们身后,往前再翻过一座山,一路下坡,后天上午便可抵达马丘比丘……

全文未完,完整浏览请点击此处。

阅读评论(4) | 添加评论 | 进入全文页面

1 2 3 4 下一页 末页

共24篇,计5页,

最新评论:

◇ IT Re: 高行健的水墨画VS格拉斯的墨水画
  说实话, 这画真不怎么的...

◇ 谭湘源 Re: Beijing Subway
  那就射向无限的空间吧

◇ flyingring Re: Beijing Subway
  请问你能换个头像吗?你这头像设得我真心……

◇ 锦绣 Re: Beijing Subway
  hahaha,The article is sooooo cute! ……

◇ j Re: 我的瓶子
  大师你真猛。。

◇ 打酱油者 Re: 我的瓶子
  瓶子好俗气。 :)

◇ jiner Re: 我的瓶子
  话说你把自己的瓶瓶也贴出图画来嘛,直观……

◇ flyingring Re: 我的瓶子
  话说你们喜欢的颜色都好酷啊……

◇ ff Re: 我的瓶子
  这个和无锡有什么关系嘛

◇ jiner Re: 我的瓶子
  刚才看到说桔色代表内在最深的直觉,以及……

个人照片
瑾儿:千万里江涛奔涌,一切都不曾改变。

 
[54] 额,为什么是5月2号?
瑾儿 2014-05-02 02:21

我决定重新开始写博客。
我觉得个人博客这个咚咚实在是很好的。
何况还是3p/3q/3w写这种形式~~~

阅读评论(0) | 添加评论 | 进入全文页面

 
[53] 端午
瑾儿 2012-06-22 07:51

今天是周五,是端午假期的第一天。打从上周日下午回到北京,也过了小一个礼拜了。旅行的涟漪还在波荡,我不想它们消失不见,我想它们融入我的生活,因此决定写点儿什么东西。

    很长时间没有动笔了,也感觉自己的写作能力在每况愈下。写作是为了什么?表达和交流。然而很多年以来,我都处在难以表达的状态。婉儿的微博可以算是为了突破这种难以表达而做的尝试——颇为成功——成功地吓倒了很多人。不止一个朋友告诉我,他们惊诧于我内在的激烈和混乱,并为我深深担心。这种担心也颇令我困扰的——谁会喜欢被当做是一个令人担心的人呢?而我的情况实际上也并没有大家所以为的那么糟糕。说到交流,就更为困难了。如果说表达还只是单纯的个人行为,交流必然牵涉到不止一个主体。因此写作要想达到交流的目的,那就需要让别人理解你的表达。对于我这种表达自己的真情实感尚且不易的人,让别人理解自己的真情实感,简直就难于登天了。因此我这个博客一直失语,婉儿的微博就一直乱语。

      很久以来我都不知道自己的魂在哪里,生活变得好像是一场主人缺席、佞臣当道的闹剧,“叫嚣乎东西、隳突乎南北”,表现在我生活里总有一千件事情,要我疲于奔命。去美国的前几天我特别焦虑, 觉得好似人生要突然空白出来一大段一样,在离开的这一个月里,北京要发生多少事情!我要错失多少北京生活之精髓……

全文未完,完整浏览请点击此处。

阅读评论(2) | 添加评论 | 进入全文页面

 
[52] 回顾
锦绣 2012-02-13 21:57

上一篇写的时候,还不知道自己将要面对的是什么。
如今一回顾,真是虐心。
家人血缘神马的,是你跑也跑不掉,不得不面对,无从逃避起的东西。。。
好吧,现在就当过去一场风暴,一切从头开始。
百废待兴,让我好好建立。

阅读评论(2) | 添加评论 | 进入全文页面

 
[51] 夜凉如水,小轩窗,有灯光
锦绣 2011-09-07 02:28

赶稿子,夜深了还没睡。身中种种能量奔涌,好像很想表达点儿什么。又没啥合适的地点,还是来这儿吧。

谭老向遥远的布拉格飞去了。临走前通了个电话,说带了半箱子月饼,奉我们各种人之命,最主要还是四毛毛说了,不要其它,要坐在高台上吃三人月饼,于是我们准备了各种版本的月饼。。

skype里看见四毛和小葱,活力四射。我最近却在纠结到底是应该活着还是死去。半死不活的也过了很多年了,从新疆回来后很多人都说我好像活过来了一点。然而很快又再次遇到土星的挑战,让我再生离厌之心。活着太累了呀。

然而这也不是真的问题吧。路在前面,能不走下去吗?

只是端看要选择用什么姿势走下去了。

阅读评论(1) | 添加评论 | 进入全文页面

 
[50] 夏天就要过去了
锦绣 2011-09-04 17:15

夏天就要过去了。

我很怀念那些时光。

阅读评论(1) | 添加评论 | 进入全文页面

1 2 3 4 下一页 末页

共54篇,计11页,

最新评论:

◇ Jacques Re: 端午
  我在这一个月缺席了北京,却出席了自我。……

◇ K Re: 端午
  我在这一个月缺席了北京,却出席了自我。……

◇ redhaier Re: 一个粘人的萝莉
  御姐是一面,萝莉也可伺机登场演出啊,一……

◇ 锦绣 Re: 回顾
  嘻嘻。是的啊!……

◇ flyingring Re: 回顾
  你这简直是在和我遥相呼应啊…………

◇ flyingring Re: 夜凉如水,小轩窗,有灯光
  月饼很好吃,适合我这个爱吃甜食的。……

◇ jiner Re: 夏天就要过去了
  what have we all been going through,du……

◇  Re: 六年弹指一挥间
  50多了,还写那样的文章……

◇ 锦绣 Re: 六年弹指一挥间
  嘿嘿。恩。从来不会被妥协掉。

◇ 尾摇狗 Re: 一个粘人的萝莉
  听说没见过两万五千里哟~~~

个人照片
龙四毛:闭崇

 
[置顶][78] 最近就很有冲动
flyingring 2012-07-23 06:26

把仙剑四仔仔细细重新打一遍。

唯一的那款连打怪都感动、存了好几个档时不时就回味一下的好游戏。

唯一的那款要是唐人敢翻拍电视剧我就永世唐人黑的好游戏(别的公司翻拍就暂时观望,唐人丫就没拍出过一部我能看得下去的剧)。



即墨海边,最喜欢的场景。

嗯,可惜我没有时间。

还是继续追星去吧。

kekekekekekekekekeke

阅读评论(0) | 添加评论 | 进入全文页面

 
[77] 我想说的那段历史(五)
flyingring 2012-03-08 07:40

壮年的康熙真的很意气风发,不过对于政治我不感冒,也没有太仔细研究过,没什么发言权。而且据说,只要认真看过一遍《康熙王朝》,都大致差不多知道了,所以我不准备仔细八。所以平定三藩、收服台湾、亲征葛尔丹什么的,请大家自行度娘。

      不过我还是得稍微罗嗦两句。我觉得康熙最牛的地方在于,他在平定三藩的时候仅仅28岁,胜利消息传来之后,大臣们集体上疏要求给康熙上尊号。但是他说,他本来以为这场战争很快就能打完,其实并没有。八年的时间,大军殊死搏斗,殃及百姓,官员也都节衣缩食,哪有什么功绩可言,上尊号的事就不要提了。

      他并不是故作谦虚,而是认真这么想。三藩战乱对他打击最大的地方还不在当时几近逼宫的危险,更多在于,他没有想到像吴三桂这种人造反居然也能一呼百应。很多地方的汉官汉民极拥护吴三桂,认为他是反清复明的一面旗帜。根由在于满清入关圈地时的政策对汉民造成了极大伤害,很多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有的要亲手掐死自己的儿女,有的夫妻一起上吊自杀,有的先把孩子扔进河里再投河自尽。虽然圈地已经被禁,但仇恨不是那么轻易就能忘记的。

      康熙的思路是,重用汉官。和他父亲的路子差不多,但是做得更彻底。他特旨选送了一批学识出众的汉人入职南书房……

全文未完,完整浏览请点击此处。

阅读评论(4) | 添加评论 | 进入全文页面

 
[76] 我想说的那段历史(四)
flyingring 2012-02-21 07:31

选后一事可能对鳌拜也是个打击。他本想借此提高镶黄旗的地位,结果没成功,还被孝庄那老鸡贼借机拉拢了索尼,估计很不爽。所以他开始找苏克萨哈的别扭。

    康熙五年的某天,鳌拜突然说,有些地本来在当初圈地那会儿吧,应该是圈给镶黄旗的,后来被多尔衮用私权划给正白旗了,现在你们把这块地物归原主吧。

    说真的,我当初看到这儿的时候就觉得,多大点儿事啊,也太鸡毛蒜皮了吧。可见这时候的鳌拜没想干嘛,纯粹就是想找个事儿撒撒气。打个不恰当的比方,就跟你女朋友和你闹说,你都和你ex分手了,之前送她那个钻石项链怎么不要回来,是一个道理。都不为东西,纯为争口气。

      可是谁能看出这么微妙的小心思啊。户部尚书接到通知估计也很莫名其妙,他告诉鳌拜说,这地划给正白旗已经差不多二十年了,而且早在两年前就有规定不让圈地了,起诉驳回。鳌拜怒了,觉得怎么什么小球都敢欺负老子,搞了强拆,强行把这块地夺回去了。

      一时间事情就闹得挺大,旗民们都害怕圈地再起,怨言四起,沸沸扬扬了好一阵,终于闹到康熙那里了。孝庄怒了,下了个谕旨说这事儿赶紧给我就此打住。如果事情到这里就平息掉也挺好,可恰好有两个地方的总督、巡抚上书请求不要再圈地。鳌拜彻底被激怒了,变身狂boss。他没有经过皇帝允许,私自把两位上疏的地方官员连同户部尚书一起抓起来了,拟了个罪名说仨人抗旨不遵,结党营私,革职关进大牢要判死罪……

全文未完,完整浏览请点击此处。

阅读评论(8) | 添加评论 | 进入全文页面

 
[75] 我想说的那段历史(三)
flyingring 2012-02-16 08:03

终于写到想写的部分,却突然有点儿不知所措。我这话痨想先罗嗦几句题外话。大家不想看的可以直接跳过去,从下面的分界线那里开始看,完全不影响阅读。

      红孩儿小盆友在前篇评论说,自古很多皇帝也是可怜人。其实我觉得应该说,自古皇帝都是可怜人,而且远比我们普通人可怜得多。其中的关键在“控制”。

      我在这些史料的时候,常有这样的感触:我们这些普通人,没有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能力,动不动就震惊了苦逼了悲催了泪奔了,基本上关于生活控制不了什么,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要么就看破放下淡定了,要么就麻木后无动于衷了,实在放不下又麻木不了的,大不了就生活得很糟糕呗,反正也没有人规定生活就不能很糟糕。

      但是这帮子皇帝不一样。基本上他们要什么有什么,谁敢和他们找别扭啊。他们想控制什么太容易了。就算傀儡皇帝,大臣们也能给他维持个表面的和平。能力强的就更不在话下,翻手云覆手雨。这就给他们一个错觉,除了生死有命,仿佛整个世界都归他们控制。

      而这样强的控制能力,到底是好还是不好呢?

      我觉得人和人的关系,尤其是涉及到感情的,恰恰是最不能控制的,越控制越糟糕。然而已经习惯了控制的人往往不明白这一点。孝庄以爱的名义用控制对付顺治,最后把儿子搞得心灰意冷含恨而终。顺治用权力控制他讨厌的两任皇后,一废一停职……

全文未完,完整浏览请点击此处。

阅读评论(6) | 添加评论 | 进入全文页面

 
[74] 我想说的那段历史(二)
flyingring 2012-02-12 07:33

生命不息、胡作不止之顺治

      顺治在政治上没有什么特别值得称颂的作为,最广为人知的,应该是和董鄂妃的那段爱情了吧。大家总说爱新觉罗家出情种,主要指的就是他。有这么个疯疯癫癫的儿子,他爹那些痴情的事儿瞬间就白干了。

      之前我说过,福临出生以后没多久,他爹皇太极就一直在没完没了地折腾着纪念宸妃海兰珠,对其他大小妃子根本不放在眼里,对儿子们更是当空气。又整天不吃饭不睡觉动不动哭晕过去胡言乱语,没两年也把自己折腾死了,还没留下传位诏书。这里我必须插一嘴,高帅富皇太极尽管这样折腾,200多斤的体重还是丁点没减,最后是突发脑溢血死掉的。我真不是歧视胖子,姑娘们请继续。

      因为皇太极暴死,对皇位如何继承没有留下遗诏,于是一边办着他的丧仪,一边上演夺权暗战。角逐的双方分别是皇太极的长子豪格和多尔衮。双方频繁活动,笼络同盟、游说百官,在皇太极死后第五天,于诸王大会上摊牌。索尼提出必须立先帝的儿子,代善就趁机发言说那就立豪格呗。结果豪格觉得大位根本是囊中之物,装了个B说哎呀福小命薄走了。结果多铎开始推多尔衮,于是两黄旗大臣们不干了,一时间剑拔弩张。一直沉默的多尔衮这时候开口说不如立福临为帝。他年纪还小,就由我和济尔哈朗辅政,等他年长之后归政……

全文未完,完整浏览请点击此处。

阅读评论(7) | 添加评论 | 进入全文页面

1 2 3 4 下一页 末页

共78篇,计16页,

最新评论:

◇ fatboy Re: 朝着光明走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到今天才看到这篇文章,……

◇ jiner Re: 步步惊心
  为毛要太监那个系列?

◇ flyingring Re: 步步惊心
  嗯,因为我决定要把那个系列太监掉了,就……

◇ 谭湘源 Re: 步步惊心
  为啥子把后面更新的都隐藏了?

◇ 巫小仙 Re: 朝着光明走
  大清早起来看了这样一篇文,真是好~……

◇ 巫小仙 Re: [8月命题] 我和洋葱
  这篇真心温暖开阔。……

◇ 巫小仙 Re: 我想说的那段历史(五)
  = =||所以,是各种因素凑在一起耽误了,理……

◇ flyingring Re: 我想说的那段历史(五)
  其实一直想写来的,因为怎么写都想好了,……

◇ 巫小仙 Re: 我想说的那段历史(五)
  求更新啊求更新!……

◇ 锦绣 Re: 我想说的那段历史(五)
  wahahahah,个变态行为简直能把人笑死。。……

点击此处关闭窗口

title

称呼: 邮箱(选填):

个人空间(选填):

留言:

点击刷新验证码 请输入左侧验证码:

*邮箱只有本文作者可察看,不会公开显示。    记住我